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导读 >> 正文
白先勇为苏州昆剧院制作新版《白罗衫》《义侠记》 “敬重古典但不因循古典”
    
2019年3月10日 14:54
来源:解放日报  

  

  苏昆青年演员吕佳(左)与屈斌斌演绎《义侠记》中“诱叔”片段。本报记者蒋迪雯摄

  白先勇制作的青春版《牡丹亭》自2004年4月29日首演起常演不衰,成为当代昆曲复兴的符号。

  “我早该退休了。青春版《牡丹亭》演到200场,2012年,我就觉得自己的阶段性使命完成了。”白先勇说。他前行的脚步没有停下来。4月,苏州昆剧院将在东方名家名剧月上演《白罗衫》《义侠记》,白先勇依然是制作人。

  我是昆曲义工大队长

  上昆名家岳美缇是《白罗衫》的导演。“这出戏没有完整版流传,和剧作本身的遗憾也有关系,有些剧情是不能让现代人理解的。我有很多困惑,但白老师定了个调门,就是定位在人生的悲剧上。”新版《白罗衫》成为昆曲剧目里罕见的家庭伦理、情与法艰难选择的大悲剧。而新版《义侠记》脱胎于上昆名家梁谷音的看家戏《潘金莲》。主演吕佳得于梁谷音的亲授,师徒缘分已有17年。梁谷音心直口快:“要感谢白老师对昆曲几十年来的支持,就算是我们昆曲演员都比不上他的热情。”

  “昆曲是口传心授的艺术,昆曲表演人才实际上是很少的,应该珍惜这些老艺术家,趁着他们能教的时候。幸好我和这些老艺术家有点老交情。”白先勇笑道,“老交情快用完了”。

  媒体称白先勇为“昆曲义工”,白先勇说自己其实是“昆曲义工的大队长”,“昆曲需要很多义工”。“说得好听点是文化使命感,其实是不知天高地厚,就这么闯入了本来不属于我的世界。”与昆曲紧紧捆绑近20年,白先勇说,最大的变化就是从作家变成了大众媒体上的昆曲“布道者”,一遍又一遍地讲,昆曲有多美,“直到大家相信我”。

  一种集体的文化觉醒

  白先勇说,刚接触苏昆的演员时,他们是在周庄很简陋的舞台唱戏,确实挺像个“草台班子”。“但他们是璞玉,苏州是昆曲的发源地,他们都是苏州人,起码那口苏州腔是正宗的。”对于青春版《牡丹亭》,白先勇有个要求,那就是必须演一场满一场,至少也要九成满,“因为演一场不容易,看的人少,太可惜。”这个“军令状”真的做到了。白先勇认为,固然有自己作为作家的号召力,“看一场可能是捧我的场,看第二场、第三场,连续看9个小时,必定是这出戏真的对年轻人有吸引力。”

  2006年,青春版《牡丹亭》在美国伯克利大学演出,第二年,伯克利大学就开了昆曲课。“这说明外国人是能懂这份美的。”白先勇坚信,昆曲作为百戏之祖是中国表演艺术美学的最高境界。

  这些年,最让白先勇惊喜的是校园版《牡丹亭》的上演。“北京16家高校的学生演,我本以为业余的嘛,能粉墨登场就不错了,但演出效果是很专业的。这些学生是苏昆演员手把手教的,老一辈艺术家教苏昆年轻演员,这班年轻演员再去教学生,这不就是传承吗?”白先勇说,在年轻人对昆曲的热情中,他看到了一种集体的文化觉醒。

  当昆曲从沉寂走出,重新成为年轻人的时尚,传承与创新的关系就成了新的话题。“我们要很谨慎。”白先勇反复强调。敬重古典但不因循古典,利用现代但不滥用现代,这是他的原则。“舞美、灯光、服装设计因戏而异,总的来说是要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传统是流动的,并非刻板的‘原汁原味’。要说原汁原味,明代清代的原汁原味是什么样,你知道吗?同样,霓虹、干冰弄一舞台,就是现代吗?不能乱搞。”

【关闭窗口】
上海市社会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32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