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动态 >> 正文
[嘉定]嘉定拆违:“治已病”,又“治未病”
    
2017年9月13日 14:33
来源:嘉定区社建办  

  今年以来,嘉定共拆除各类违法建筑1218万平方米,远远超出年度计划任务量。

  处于后拆违时代的嘉定,一方面继续乘势而上拆除存量违建,另一方面构建起一张覆盖“区、街镇、村居”的三级巡查网络,将违建发现在苗头、遏制在萌芽。

  既“治已病”,又“治未病”,这是嘉定对待拆违的态度,也是城市治理的应有之义。

  从上不了门到见面寒暄

  地处嘉定西北部的外冈镇,随着宅基地置换工作的推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多年前还找不出一栋像样商品房的小镇,如今不但有成片的动迁安置社区,还建起不少别墅小区,日益复杂的人口结构给城市管理者提出了更大挑战。

  这两年,外冈镇的拆违力度一年甚过一年,仅今年以来就已拆除违法建筑近94万平方米,远超60万平方米的年度计划。即便如此,仍有人心存侥幸,为图一时之利私搭违建。

  存量违建要拆,增量违建更不能视而不见。为此,外冈镇成立了一支由10人组成的违法建筑巡查队,将41平方公里的外冈全境划为5个片区,每天全覆盖巡查。

  与其他街镇不同的是,外冈镇是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组建了这支队伍。“简易的违建只需花半天甚至几个小时就能建成,所以控违工作丝毫不能松懈。”镇拆违办负责人王世清告诉记者,“控违仅靠政府部门一己之力时常忙不过来,因此我们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成立了这么一支专职队伍。”

  作为别墅小区的巡查员,瞿立来和搭档每天骑着电瓶车穿梭于数个别墅区,“上午花2小时地毯式搜索一遍,下午再重复一次。”瞿立来口才不错又比较耐心,常对当事人说:“违建拆了,小区环境好了,受益的是业主,就像交通大整治后交通事故大大减少,对大家都好。”

  令瞿立来感到气愤的是,在全市大力拆违的当下,个别开发商竟然顶风作案,在样板房内私搭违建。“违建竟然成了楼盘的卖点,这不是暗示和鼓励购房者以后依样画葫芦嘛。”瞿立来说,“这要是不及时制止,后患无穷啊。”

  巡查队组建以来,包括瞿立来在内的10名巡查队员发现并劝阻了477起私搭违建事件。巡查队队长朱小龙估算过,这些违建要是建成的话至少有一万平方米的体量。

  从上不了门到见面寒暄,巡查队员程竹感受到了村民们的态度转变。在他看来,村民们从抵触拆违到拥护拆违,主要有2个原因,“首先是村干部、党员带头,一视同仁,谁都不偏袒;其次是村容村貌大变后,村民们看到了拆违的效果。”以外冈村为例,违建拆除后,河道治理和拓宽工程随即启动,昔日黑臭的河道由浊变清。程竹告诉记者,有些村民见到他还会主动提供违建线索,“大家都不希望回到整治前的样子。”

  拒拆者将留下信用“污点”

  在嘉定购买了一套二手房的杜先生怎么也没料到,因为拒拆违建,自己竟然上了上海市信用平台的黑名单。

  杜先生购置这套底楼的商品房后,随即将天井改造成全封闭的房间。居委会、物业公司屡次上门劝说,他始终态度强硬,对城管部门下发的限期拆除决定书同样置若罔闻。面对拒不拆除违建的杜先生,城管部门先通知房管部门将其房屋列入限制交易名单,此后又将杜先生的违法信息录入信用平台。

  上海市城管部门下发的《关于对逾期或者拒不拆除违法建筑的当事人实施信用管理和信息公示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纳入市信用平台的信息,违法建筑自拆、助拆的,自信息更新之日起保留90天查询期;违法建筑被强制拆除的,自实际拆除之日起保留5年查询期。

  “在未被移出限制交易名单前,杜先生的房屋不能交易。”区城管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纳入信用平台黑名单后,贷款、房屋交易、证件办理等都将受到限制。”

  处处受限的当事人,自然不希望因小失大。在安亭镇,有4位当事人因拒拆而被冻结房产交易,眼见事态发展未如自己所愿,便主动提出拆除违建。

  自《通知》于去年9月实施以来,嘉定已有2批次共12位当事人被列入信用平台黑名单,这其中既有个人,也有企业。

  在曹安公路沿线,有3家工厂私搭了超过上千平方米的违建,城管部门多次上门沟通无果后,便下发限期拆除决定书,见这3家企业仍拒不整改,便将其纳入市信用平台黑名单。

  《通知》规定,区城管执法部门和乡、镇人民政府还可以通过报纸、微信公众号等途径以公告方式,将逾期不拆除或拒不拆除违建的当事人违法信息向社会公开。区城管部门工作人员表示,纳入征信系统看似是个柔性措施,但对当事人来说其违法成本更大。

  构建控违“免疫系统”

  拆违难,控违同样不易。

  在嘉定,一张覆盖“区、街镇、村居”的三级巡查网络已经建立,这张网络犹如一套行之有效的“免疫系统”,时刻预防着如同“城市体癣”一般的违法建筑的滋生。在这套“免疫系统”中,每一个环节中的每一个人都各司其职,才能确保违法建筑零增长。

  哪怕手头工作再忙,菊园新区拆违办工作人员李骎昊都会时不时看下手机。身处一线的8名违法建筑巡查队员一旦发现新增违建,就会第一时间上传照片到一个名为“菊园新区拆违办”的微信群里。“他们负责发现,我负责解决。”在李骎昊看来,控违难就难在需要争分夺秒,“等建得差不多了,再去拆就麻烦了。”

  在控违网络体系中,像李骎昊这样的街镇拆违办工作人员,既是执法者,也是连接一线巡查者与拆违部门的重要节点。

  在他们之下,村居委、物业公司、巡查队员、联勤人员等构成了收集违建信息的“末梢神经”。与之相应的是一整套行之有效的考核机制。比如,村居委要是没有及时上报新增违建,就会在村居600分评级中被扣除相应分数;再比如,物业公司若是对违建后知后觉,就有可能吃到罚单,影响今后的资质认定等。

  在他们之上,则是一支25人的区级稽查队伍,他们全年无休地行走在嘉定的大街小巷和各个小区,一方面发现“漏网之鱼”,另一方面也对基层拆违部门构成了督促。与此同时,他们还会督办群众向12345市民热线、12319城建热线等渠道举报的信息。这支极具专业素养的队伍,每月会进行与拆违相关的法律法规测试,队员们对《上海市拆除违法建筑若干规定》等法条熟稔于心。

  违建成为既成事实后再拆,对当事人来说投入的财力、物力白白打了水漂,对相关部门来说耗时费力的拆违工作同样成本不小。

  中医素有“治未病”的说法。在区拆违部门相关负责人看来,要让违建顽症彻底根治并杜绝复发,预防与控制显得极为重要。

【关闭窗口】
上海市社会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32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