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动态 >> 正文
[嘉定]上海嘉定这个居委用房经过“折叠”后,没想到竟出现了这样的变化……
    
2017年10月13日 14:42
来源:嘉定区社建办  

  一位社区居民指出,到了“鼎治空间”,好像进了“五星级宾馆”。

  在我国,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深,如何促进城市社区活化,强化社区联系,营造一种“有温度的社区”,愈来愈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时代命题。

  社区的温度来自活化度

  所谓社区,终归是一种有联系的人群。从社会学角度看,城市化的进程往往伴随着传统社区共同体的解体,社会趋于个体化和陌生化,由垂直发展的高楼构成的城市社区往往缺乏社区联系而成为冰冷的居住场所。城市社区的陌生性、冰冷性和警惕性不仅使得城市人对社区缺乏家园感和归属感,同时由于社区联系的缺乏造成公共规范难以建立,社区自治缺乏基础,政府的社会治理也会成本高昂。

  城市社区的活化程度可以由两个指标予以测量,一个是城市社区人口之间的联系,即社区人口之间的情感、日常交往、社会资本以及公共规范的水平,另一个是城市社区与国家的融合性程度。在我国的社会主义体制下,活化的城市社区还必须处理与国家的关系,活化的社区必须是一种社会主义城市社区,不仅要求社区人口之间的社区联系,还要求代表国家的党政机构、党员干部与社区居民之间的关系紧密。活化的城市社区体现为一种“有温度的社区”,社区居民之间充满着联系、互助、情感和善意,社区与国家之间又体现为社区建设对国家目标的服从和遵守,以及国家对社区自治的尊重和引领。

  在市场化力量的影响下,城市社区活化是一项艰难的事业,社区居民生产生活的分离、共同利益的缺乏、人口流动性的加强、生活节奏的加快,都可以成为城市社区活化的障碍。除此之外,城市社区活化还存在自生动力不足问题,由于社区活化需要采取集体行动和消耗成本,较难指望社区居民的自发行动来活化社区,国家作为一种外在动力是推动城市社区活化的重要力量。上海是中国城市化进程较为深入的地区,城市社区活化已经成为社区建设的重点内容之一。其中,嘉定区真新街道鼎秀社区的社区营造故事,提供了一种城市社区活化的空间设计性思路。它通过对居委用房的空间折叠形成一种综合性、多功能的折叠空间,有效地吸引了社区居民,融合了社区与国家的关系,取得了较为理想的社区活化效果。

  “一站式服务柜台”的利与弊

  鼎秀社区是真新街道以商品房为主的城市社区,是2007年开发的商品房社区。社区人口由四类人构成:一类是本地居民,即真新街道城市化居住的原住民人口;一类是市区导入人口,一些原来在市区居住的上海人通过买房和征迁进入的人口;一类是购房进入的外地业主,这些外来业主有的不具有上海户籍;一类是租住人口,即流动人口。长期以来,促进社区各类人口之间的融合,提升社区的联系和温度一直挂在居委会党组织心头,但一直没有找到好办法。2012年,嘉定区打破了传统的机关化管理模式(居委会1.0版),推行向提供服务转变的居委一站式服务(居委会2.0升级版),在全区居民区层面全面推进社区规范化建设,核心内容之一是打造居委一站式服务点,即将原来分散于各个办公室的办事功能集中到一个标准化的大柜台。

  居委会1.0版

  鼎秀社区居委于2013年将近500平米的社区居委会配套用房按照服务、条线和功能区分,改造成由一间间分割的一站式服务点集中办公室区域、居民多功能活动室和会议室等组成的整体空间。这种空间的重组在一定程度上便利了居民办事,提高了社区服务效率。但是美中不足的是,一站式服务柜台带有较为明显的行政化色彩,而且存在柜台内外的物理边界,容易形成社区工作者与居民的心理阻隔,居民与居委之间容易形成“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松散关系,实际上对社区活化的促进效果并不十分突出。

  居委会2.0升级版

  2015年开始,鼎秀社区在区社建办、街道自治办的指导下积极推进社区自治,开展了“阳光楼宇”项目创建试点工作,通过社区基金的自治金杠杆功能、以居民为主体的楼道空间改造项目,焕发居民的自治意识和自治能力,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效果。

  空间折叠的实质在于功能融合

  在尝到空间改造活化社区“甜头”之后,2017年初,鼎秀社区在充分征求居民意见基础上,并在区社建办和街道两级职能部门的指导下,在益家邻专家团队的技术支撑下,进一步升级社会活化的空间改造法,决定改变原来居委用房的结构和功能,对原来利用率不高、功能单一的居委用房进行多功能挖潜,特别是对原来行政化、阻隔式、边界清晰的社区一站式服务空间进行空间折叠式改造,形成多功能融合的社区共享空间。这种社区共享的折叠空间被当地干部视为社区活化的居委会3.0创新版,在上海市乃至全国范围内探索了首创经验。

  在具体做法上,鼎秀社区将原来属于居委一站式服务点的社区工作者办公场所进行了物理打通和生活化再装修,形成成块的150平方米的综合化、多功能的折叠空间。这折叠空间的特点是将居委办公场所与居民公共生活场所实现无缝式融合,既设置了办公基础设施,又叠加进入了生活休闲设施(书屋、咖啡厅、议事亭),通过可拆解、可组合的办公设施定制,使得办公设施与生活休闲设施融为一体、各得其所。在白天,折叠空间既能提供居委工作人员办公的基本条件,同时又能为居民提供静态化的生活休闲活动。在工作时间之外,折叠空间仍然做到了最大时段的开放性,晚上和节假日提供社区居民各类主题活动与社群互动,实现了全年全天候开放的居民生活交流空间。

  居民B角接待前来居委办事的居民。

  折叠空间有着多功能的规划设计:一是居民生活与居委工作的共享空间。一方面,折叠空间旨在为社区居民提供“零距离”、无缝隙的社区服务需求,另一方面,折叠空间设立了社区工作者与居民骨干的AB角制度,即社区工作者作为A角,居民骨干作为B角,B角发挥对A角的辅助作用,在A角不在或繁忙的情况下,为前来办事的社区居民提供辅助性接待。二是文明礼仪与社会公德的学习空间。社区活化的根本在于提高社区居民的修养和公德意识,折叠空间倡导的是一份温良的公共行为,通过提供多主体共时性存在的高端公共空间的供给,促使社区居民在公共空间中养成公共道德。三是居民才艺与社区记忆的展示空间。折叠空间是社区居民才艺和记忆的展示窗口,社区居民可以通过主题申报利用折叠空间。四是居民交流与社区发展的协商议事空间。折叠空间提供了社区居民围坐一处议事协商的舒适环境。

  社区服务供给侧改革的一次尝试

  在居民骨干和口碑传播的影响下,社区居民对折叠空间也经历了从好奇到走入,从走入到喜爱,再从喜欢到参与的连环发展过程,折叠空间的人气在不断积聚。折叠空间已经成为社区居民休闲、议事的好去处,不同年龄段的社区居民都能在折叠空间中找到归属。特别是,由于折叠空间叠加了较多现代休闲元素,对社区年轻人已形成较大的吸引力,比如,折叠空间提供了强大WiFi发射,一些年轻的社区居民在周末拿着笔记本到折叠空间中“干活”和休闲,也有一些社区居民把折叠空间当成了社区咖啡厅和社区读书室。大家把折叠空间亲切称为“鼎治空间”。

  居民在“鼎治空间”聊天议事。

  到目前为止,鼎秀社区的折叠空间的社区活化功能已经在两个方向上不断得到体现。一方面,折叠空间正在成为社区居民养成公德意识的有效场所,公共道德并不能在私人生活中养成,而只能在多主体共同在场的公共生活中才能养成。一位社区居民指出,到了“鼎治空间”,好像进了“五星级宾馆”,大家都会更加自觉地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另一方面,折叠空间也正在成为密切干群关系的有效场所。干群关系之所容易发生脱节,关键是行政化思维替代了社区居民的真实需求,而折叠空间的设置好比在社区服务的供给端进行了一场供给侧改革尝试,通过在居委空间中叠加更多的休闲生活功能,让原来被行政化占据的空间部分地归还到社区居民的本真生活,居民对社区产生了一种认同感和归属感,而在这个过程中,干群关系自然也就走近了。

【关闭窗口】
上海市社会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32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