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动态 >> 正文
[长宁]“邻避效应”如何解 长宁顺势推出“微课堂”
    
2018年11月19日 14:18
来源:上观新闻  

 

  “一楼二楼居民对楼道加装电梯最不起劲,怎么来做他们的工作?”“装完电梯后,你们是如何进行维护的?”仙霞街道的居民区书记杨家生刚分享完加装电梯的经验,江苏街道、程家桥街道居民便争着向他提问和取经。

  这是长宁区社建办本周组织开展的“各方协同、加装电梯”治理微课堂系列活动的一个镜头。

  当下,社区治理已经从唱唱歌、组织志愿者等活动式、参与式的治理,到了涉及产权、利益、观点的深度治理阶段。目前,在这个领域成熟的社区案例并不多,也没有比较普适的标准化解决方案,但又是居民绕不过去的现实难题。

  为此,长宁区社建办专门围绕垃圾分类、加装电梯、精品小区建设等这些深度治理议题,开展“治理微课堂”活动,将不同类型、不同社区的居民聚到一块,并邀请外脑观察员,一起来探讨如何解决这些治理难题。

  

  社区到了深度治理阶段

  “治理微课堂”活动乃应需而设。

  如今,社区治理已经分开了层次。第一个层次,即活动型的社区治理。提供的是自娱自乐的兴趣活动,发起者大多是兴趣达人,目标是做各种各样的活动。第二个层次,即议题型的社区治理。社区里产生了居民共同关心的问题,比如小区环境怎么整治、楼组公约怎么制定。这些议题多来自于外部,表现为居民参与式的、协商式的内容。

  第三个层次,即产生“公共产品”的深度治理,居民非常深度地参与,主导者也从政府、居委转到了居民。社区深度治理最终产生的是“公共品”,比如加装电梯出来的就是一部电梯;解决停车难,公共品就是停车库的建成。

  “微课堂”主持人社邻家闫加伟认为,自娱自乐型、议题型的社区治理,推动主体是政府部门或者居委会,主要依靠的是自上而下的行政管理。而深度型的社区治理是居民主导,推动者是由社区居民组成的自治组织,居委会、街道对这个自治组织进行指导和支持,并不包办。

  

  目前,第一个层次的探索,基层有着丰富的实践,成功案例很多。第二个层次的探究,居民议事会、基层民主协商等例子也不少。但最难的就是第三个层次,而这恰恰是社区治理的重中之重。

  “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必须面对社区深度治理问题的时候了。”长宁区社建办主任傅蕾说。目前,长宁治理微课堂活动推出的三场活动涉及的都是深度治理,比如居民垃圾分类、加装电梯和精品小区建设。

  如何保障各方合法合理的需求和利益

  “一到深度治理,就会涉及利益、产权、观念等问题。”闫加伟说,任何社区难题,背后都是因为动了某些居民的利益,导致有人大加反对。

  如何通过深度治理,最大限度地保障各方合法合理的需求和利益?在“微课堂”中,这也是居民们讨论最热烈的问题。

  在“精品小区建设”微课堂活动中,道路拓宽和绿化面积之间的矛盾就被摆上台面讨论。虽然道路拓宽是改善小区停车难、解决人车混行和降低出行安全隐患的重要措施,但部分居民并不满意公共绿化面积的减少:当初购买这个房屋,也是看中了小区绿化,现在为了满足一部分有车家庭停车开车问题,要部分居民放弃眼前的一片绿色,他们的利益是不是受到了侵占呢?

  在“垃圾分类”微课堂活动中,垃圾箱房的选址也备受争议,有居民就提出,小区要实施垃圾分类,首先要建垃圾箱房,但没有哪户居民愿意将垃圾房设在自己家门口。

  

  闫加伟表示,深度治理中最难解决就是这类“邻避效应”问题:建公共设施可以,但不能动了我的利益。比如加装电梯,一楼居民就不愿意;垃圾分类建垃圾箱房,靠近建设点的居民就不愿意,这些都是深度利益问题。

  “这些深度问题的解决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目前也没有比较普适的标准化的解决方案。我们搭建这个平台,就是直面这些社区深度治理的难题,让更多做法、更多观点在平台上交锋、交融。”傅蕾说。

  让居民有能力解决自己身边的事

  每次微课堂,提问和互动环节是最活跃的部分。在14日“加装电梯”的互动环节中,有居民提到,加装一部电梯到底要盖多少章,面对居民的疑问,长宁区规土局工作人员明确告诉大家,只要材料齐备,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相关审批。

  职能部门的这句承诺,居民听了很舒心,也更坚定了信心,这就是沟通的效果。

  在“垃圾分类”互动环节中,不少物业吐露,小区里就是有一批不太合作、沿用陋习的居民,你怎么劝说?嘉宾张夏萍分享了她所在上航小区的经验。上航新村靠近虹桥机场,300多户中有三分之一是租户,且空乘飞行人员比较多,上下班时间不能保证扔垃圾的时间。一开始这些空姐对垃圾分类都很排斥,是志愿者一次次上门劝导,才换得了空乘租户们的一致支持。

  

  微课堂还聘请了外脑——观察员,他们有的是党校老师,有的是大学教授,也有媒体记者。观摩了两个精品小区建设的长宁区委党校老师段佳佩感触良多。“我看到的实际上是在实践一种‘有机更新’的理念。因为人的因素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和彰显。整个更新施工的过程都离不开社区内生力量的推进,居民代表、楼组长、居民团队骨干等,都参与到从宣传到利益调处等各个环节。”

  在各个小区分享的经验中,既有共性,也有差异性。观察员们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类似深度治理的问题,社区工作者不能简单的直接替代解决居民问题,而是要动员居民达人组建自治组织或社团,为自治组织赋能,让他们自己有能力解决自己身边的事,这样才能真正解决社区问题。而相应的自下而上的力量的产生,自上而下的支持机制的创新,社区能人、达人培育及动力机制,这些都是解决社区深度治理难题的方向。

  据悉,长宁治理微课堂活动到目前为止已经举办三期,还将继续开展。

【关闭窗口】
上海市社会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32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