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 正文
从“百佳案例”看浦东社会治理创新
    
2018年12月27日 16:32
来源:浦东时报  

构建城市运行综合管理体系,正是浦东在推动精细化管理与社会治理深度融合方面的一项举措。摄影 黄日阅

  界浜村“家门口”服务中心打通了服务居民的最后一公里。

  陆家嘴金融城党建服务中心是楼宇党建阵地。

  浦东新区社会治理创新正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如“绣花”般的精细化管理,正成为创新的根本。而由此形成的“浦东经验”值得复制、借鉴。

  浦东新区在社会治理方面的创新举措,正展现出“百花齐放”的势头。

  历时近8个月,浦东新区地区工委(社工委)开展的2018年浦东社会治理“百佳案例”评选活动,从全区各相关委办局和街镇中,挖掘出了近百项凸显基层社会治理探索和创新的成果。

  深化社会治理创新,应提高社会治理的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更加注重在细微处下功夫、见成效。新鲜出炉的“百佳案例”中,随处可见“绣花”般的精细。

  统筹设计的体系

  由上而下构建起层层铺开的网络,构成一套完整的体系,体现的正是社会治理的精细化、专业化。

  家住周浦镇界浜村11组的汪秋仙已经习惯了,凡是遇上有什么事不清楚的,就跑到“家门口”服务中心来询问,因为“这里一直有工作人员,而且从不推三阻四。”

  秉持着“生活小事不出居村、教育服务就在身边”的目标,遍布各居村的“家门口”服务站充分利用“互联网+”发挥其社会化、智能化的优势,打通服务居民的最后一公里,为不同类别人群就近提供精细化、集约化、有温度的服务。

  办公空间趋零化、服务空间最大化;“全岗通”、首问接待制;需求清单、资源清单和项目清单,一项项创新举措,让老百姓感受到办事的便捷和社区的温度。

  从去年5月启动4个居村的试点,到12月深化推进,及至今年上半年实现全覆盖,“家门口”服务体系,目前已经成为浦东保障改善民生、创新社会治理的特色项目。

  “家门口”服务体系包括“区—部门—街镇—居村”四个层面,涵盖了新区、街镇中心、村居服务站、综合服务园、延伸服务点等各级服务站点,其中居村服务站是关键一环。

  由上而下构建起层层铺开的网络,构成一套完整的体系,体现的正是社会治理的精细化、专业化。

  习近平总书记11月初在上海考察时,曾专门来到浦东新区城市运行综合管理中心,通过大屏幕了解上海城市精细化管理情况。这让所有新区城运中心工作人员倍感振奋。

  习近平强调,城市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一流城市要有一流治理,要注重在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上下功夫。既要善于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实现智能化,又要通过绣花般的细心、耐心、巧心提高精细化水平,绣出城市的品质品牌。

  构建城市运行综合管理体系,正是浦东在推动精细管理与社会治理深度融合方面的一项举措。

  浦东城市运行综合管理体系,在纵向上包括区城运中心和36个街镇、3个特定区域城运分中心,分中心下还设置联勤联动站和居村工作站;在横向上则把相关委办局、开发区管委会、直属企业均纳入管理体系。

  这好比一个层层铺开的网络,整合了与城市管理和安全运行相关的管理资源,实现了城市网格化综合管理与社会治理、应急管理的深度融合,完成了城市运行综合管理全行业、全区域、全时段覆盖。

  智能化,则通过城运中心平台得到充分体现。有了这个平台,城市管理和社会治理领域各类数据信息的一体化集成、全方位共享得以实现。而借助云计算、大数据、视频融合、智能分析报警等现代科技手段,一个7x24小时、1210平方公里全时空、全地域监测的动态运行体系,确保了城市管理、社会治理突出问题能够快速发现、快速处置。

  更重要的是,有了智能化的“火眼金睛”,老百姓也成为监督政府等部门工作效率的重要力量。比如,在小区门口设置大屏幕,实时公布小区的水质情况、停车状况、绿化养护情况等。如果有异样情况,老百姓可以马上举报反映,这也激发了居民的社区自治活力和提升了相关部门的服务意识。

  精准服务的平台

  平台的作用,在于集聚资源、供需对接。“百佳案例”中不乏此类项目。

  12月18日,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综合党委成员与来自上海中心大厦的党组织党员,在陆家嘴金融城党建服务中心一起收看了“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实况直播。

  31.78平方公里的陆家嘴金融贸易区,集聚了252幢高层楼宇、4万家企业、50万白领。楼宇中不同所有制、不同行政隶属关系的企业呈现出立体、多元、复杂的特征。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开展党群工作?

  陆家嘴金融城党建服务中心是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综合党委给出的答案。位于上海中心大厦22层空中花园的空间,成为楼宇党建阵地。

  有了党建服务中心这个平台,通过与不同类型企业合作,活动阵地建了起来;结合企业文化建设,各类活动也运作了起来。

  金融城白领青年多,综合党委通过线上和线下结合,把服务送到了最近的地方。比如,线上依托微信公众号,强化线上信息发布、学习交流、活动预约等,提高信息获取的便捷性,同时对接新区各政府部门的政策服务窗口,就近为党员群众提供落户、人才公寓申请等咨询服务等。

  在上海中心B2层,面积仅2.5平方米的“金领微驿站”启用近半年,已经吸引了众多白领。

  针对白领工作节奏快、生活压力大这一特点,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综合党委、总工会联合专业服务机构共同打造了心理服务项目,为金融城白领提供心理健康宣传、心理咨询、心理疏导和心理减压等服务。据介绍,项目已引入上海市心理学会社区心理健康专委会团队。

  平台的作用,在于集聚资源、供需对接。“百佳案例”中不乏此类,比如花木街道的“建立联洋社区境外人员服务站,开启国际社区治理新模式”、老港镇的“打造‘党建+睦邻点’养老平台,建立老港农村养老新模式”等。

  成立于2013年的洋泾社区公益基金会,也是一个平台。5年来扎根社区的探索,摸索出了一套社区基金会参与社区治理的机制。

  公益基金会,首先搭建的是资源集聚平台,作为上海市唯一一家具有公募资质的社区基金会,通过公益市集、项目菜单等形式向社区机关、企事业单位以及居民募集资金。早在2015年,基金会官方网站就开通了在线查询捐赠通道,进一步拓宽居民参与捐赠的渠道。

  对社区基金会而言,社区居民是重要的募捐力量,因此社区基金会的核心要务就是引导社区居民参与,尤其是引导年轻人的参与。基金会在各项活动中挖掘社区领袖,运用参与式资助方式培养社区“自决”意识,鼓励社区居民共同参与资助项目的确定,激发社区居民自治热情。

  社区公益基金会作为社区治理的一个重要载体,承担着社区帮困资助、社区问题回应、社区议题倡导、慈善资源管理以及跨界合作推动等5个功能。

  立足于社区人口年龄结构较为复杂、需求较为多元的特点,公益基金会根据居民的需求,通过多项举措来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方式。比如,面向老年人推出全家福拍摄项目、面向社区儿童推出图书馆义工伴读服务、面向社区中学生推出社区公益挑战赛等。

  经过5年的实践与探索,社区公益基金会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为各方资源搭建了集聚平台,推进社区治理的精细化,同时引入参与式理念技术,推动了社区自治的专业化。

  自治的新模式

  社会治理需要一些专业力量的介入。通过专业力量的引领,居民自治参与度得到提升。

  家住三林镇德康苑2号楼的王章亚,在楼组里小有名气。而让他出名的,是他作为“邻里驿站”志愿者领头人的身份。

  德康苑是典型的“动迁房+经适房”。为了更好开展居民区各项工作,居委以楼组为单位设立了“邻里驿站”,将“家门口”服务延伸到了每个楼组。

  2号楼的“邻里驿站”位于架空层内。在这方小空间里,墙上挂满了居民的书法、剪纸作品,一侧还有党建宣传板。几张方桌和几把椅子,拼成了居民学习、议事的空间。入口边上,挂着自治沪楼队的日常巡逻记录册,本子里密密麻麻记满了志愿者每天在社区内的巡逻情况。

  “有了这样一个延伸点,居民之间互动、参与社区事务的意愿变得更强,2号楼甚至自己搞起了法律知识讲座、邻里欢乐节等。”王章亚说,“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居民能够凝聚在一起,增强主人翁意识,共同参与居民区的管理和服务。”

  2号楼大门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关闭,让居民很烦恼。虽然这应该是物业的工作,但王章亚和其他3名志愿者也加入进去,一起设计修补方案和施工图纸。在大门外加装档杆限位器和橡胶门顶,又是切割插销的铁皮,又是打冲击钻,拆装铁门,忙碌了许久,终于将开裂的大门插销修好,加固好大门。

  “聚在一起、学在一起、玩在一起、乐在一起”是“邻里驿站”的口号。一个小小的空间,一方面改善了邻里关系,另一方面也激发了居民的自治活力。

  不过,在有些情况下,社会治理依然需要一些专业力量的介入。比如祝桥镇的晨阳小区,打造了“晨阳和”工作室,通过这个工作室引入专业力量,带动更多居民参与,化解小区矛盾。

  晨阳小区有4个街坊,有2038户7544名居民,是浦东国际机场一期及其配套工程的动迁小区。一直以来,动迁所带来的观念冲突、利益矛盾等问题导致该小区内居民纠纷频发。

  2010年,为了化解邻里矛盾、促进小区和谐,晨阳小区以“晨阳人服务晨阳人、晨阳人关爱晨阳人”为理念建立了“晨阳和”社区工作室。

  8年来,工作室通过招募热心居民组建调解队伍,引进专业服务力量,开展提高业务能力的教育培训,建立规范工作流程的工作制度等举措,来化解小区矛盾、拉近邻里关系,形成小区居民之间“守望相助”的良性互动新局面。

  比如,工作室聘请了一些来自劳动保障、法律咨询、心理咨询等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担任顾问,利用他们的优势,从专业的角度分析矛盾、调解纠纷。这些顾问不仅指导工作室开展调解工作,还与志愿者们密切配合、共同调解居民纠纷。如果调解工作需要,专业顾问还能与“老娘舅”“老舅妈”们一起到现场进行调解。

  专业力量的加入,解决了居民纠纷,更带动了“老娘舅”“老舅妈”们参与居民自治的意愿和能力。

  事实上,自治的力量体现在各个社会治理项目。依靠群众,各个社区的难点、痛点、热点问题,得到了更妥善的解决。居民自治参与度的提升,更凸显出浦东在社会治理方面的特色成果。

【关闭窗口】
上海市社会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32245